攀岩界的先驅Tom Frost辭世

2018年8月24日,Tom Frost辭世,享年81歲,恰好跟另一位傳奇Jeff Lowe同一天。他們都是攀登領域中的先驅、標竿,終其一生將這個領域的極限往外推,深深影響了其精神與傳統,直到如今。

jeff-lowe-first-ascent-dizzy-with-the-vision-by-ian-tomlinson-a8f8c21f-6037-4fea-b76f-51849ecb5362

Tom Frost在Salathé Wall路線上,1961

六、七十年前,在優勝美地的大壁仍是一片白紙的年代,Tom Frost跟他的夥伴們不僅以開發曾被認為「不可能攀登」的經典路線而聞名,也因他倡導無痕、永續的攀岩倫理,認為攀登的精神是過程中對自己內在的探索,而非外在的成就與名聲,”It isn’t getting to the top that counts. It’s the way you do it”. (「登頂不是重點,過程才是。」註) 攀登者要對自己、也對環境、對未來負責。

對於這些倡議,Tom Frost自己身體力行,例如,在1961年,他與繩伴Chuck Pratt與Royal Robbins花了9天半、僅用13支bolt就首攀了酋長岩上的Salathé Wall,那是酋長岩上的第二條大壁路線,第一條路線是Warren Harding的三人隊伍在1958年首攀的The Nose,一共花了47天、用了125支bolt。(Warren Harding為Tom Frost的同代人,他的理念與做法完全相反,用大量器械、加上驚人的意志力,屢創紀錄。)該次成就證明了「圍攻式」的大壁攀登方法並非必要,且替無痕的攀登倫理立下標竿。

這種倫理觀的發展是有跡可循的。最初,為了製造攀登器材,Tim Frost的夥伴Yvon Chouinard(也是後來Patagonia的創辦人)早在1950年代就創立了公司,大量製造岩釘;當岩釘的使用漸趨廣泛,他們也開始發現岩釘對岩壁造成的破壞。1970年代,他們一起發明了hex與幾種nut,這些發明、以及幾年後camalaot(SLCD)的出現,有效減少了岩釘與bolt這些「破壞性」器材的使用。也因這些努力,許多岩壁與裂隙才能一再被攀爬至今、但仍大致保持原貌。附帶一提,他們研發製造裝備的公司,就是Black Diamond的前身。

Happy-Camper

Tom Frost在酋長岩的Dihedral Wall路線上,1964

今日,傳攀器材的使用、與不留痕跡的攀登形式(clean climbing),似乎都是理所當然,但在最初,這些都經過許多人、許多年的設計、產業化與倡導,才慢慢發展成熟、風行起來成為主流。如果沒有Tom Frost這類人物的出現與努力,今日的攀岩型態與風氣,或許會有很大的不同呢。

註:出自Tom Frost在2002年Innsbruck國際會議上的演說,“Future of Mountain Sports”,引自早期攀岩家Geoffrey Winthrope Young的格言

照片/取自frostworks

文/陳雅得

tags:

迴響

發表迴響

登入-如果你有Taiwanrocks.net帳號,或者以下填資料直接留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