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瑞牆山攀岩記錄(2017秋季)

踏出舒適圈 – 2017秋季‧日本瑞牆山攀岩記錄

 想看更遠,就須到達更高之處。

01

十一面岩正面壁,日本繩隊正在「比利時愛爾」的第八繩距上

這次是我第三次出國傳攀。每次的緣起,都是某天翻到精美的照片後,便念念不忘、直到親來。見識過國外的岩場後,瞬間覺得台灣小了,眼光變了,也敢夢更遠了。出國是為了訓練台灣沒有的,以朝夢中的目標邁進。上一次出國,有些技巧逐漸熟練,有些仍捉摸不定,而多繩距則能勉強爬完一兩條,但始終缺乏把握。對經驗尚淺的我而言,再詳盡的書面資訊,換算成現實,落差與未知仍然太多。

這次出發前已和朋友們仔細研究過,知道瑞牆有許多花崗岩山峰,佈滿4~10繩距、150~300米不等的長路線。前所未見的長度!從上回苦苦掙扎的經驗來看,我們真的可以嗎?

到瑞牆的第一天,就直奔多繩距勝地 — 十一面岩,接著每天不是爬百米以上的長路線,就是跟從各地前來會合的日本朋友一起挑戰他們的project,捨不得休息,暖陽、狂風、陰雨、冰霰之中,一樣照爬不誤。其中雖不乏慘遭教訓的繩段,也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大墜落,但5.10以內的路線大致能順利完成。在某些驚慌不已、屢試屢敗的難關,「想放棄」的念頭會一閃而過,隨即被忽略。對壓力的耐受度好像增加了,目前還未遇到足以撼動我的強度。

02

本次爬了許多暴露感極大的橫渡,驚嚇滿點卻沒逃跑,十分自豪

原本預想的難題,包括多繩距卡關、巨大心理挫折、爬太拼而傷痕累累,都沒遇上。反倒是每次站上山頂,喜悅之下都會隱隱浮現一個感覺,「又完成了一條,但那又怎樣?」

當「那又怎樣?」這種念頭出現,或許代表你對舊愛的熱情不再,或懷疑起它的價值,又或許因為你曾以為無限廣闊的事物,已開始顯露出它的極限。我是後者。而這是警鐘 — 有些東西已接近瓶頸,若不想辦法越過,攀岩之於我,或許就到了盡頭。

回想第一次出國時,我震撼於攀岩世界的廣闊無邊,原來自己以前一直像井底之蛙。這次,我卻發現,原來真正的限制不在於地域,而在於自己。

 

在巨大石縫之間

瑞牆的多繩距,大多不是純岩壁,而比較像攀爬一座座巨石堆疊起來的岩峰到頂,岩面與岩縫就是我們的路徑。繩距之間多有樹林平台,不需要吊掛著確保,此外常夾雜不少III、IV級的攀爬(意指較簡單、可不須確保,但不能失足的地形)。

03

十一面岩左岩壁上半段。有樹處通常是確保站。每道岩縫都是一個繩距,

一段段連接起來到頂,就是完整的長路線;此處共有四條,都長一百餘米

瑞牆裂隙的比例極高,其中錯距裂隙(offwidth,比拳頭寬、但比煙囪窄的裂隙)到處都是,有如瑞牆的招牌菜,想躲也躲不掉。同行的台灣朋友們多不熟悉這種地形,笑稱攀爬錯距有如「溺水」,手腳亂揮,拼命想辦法撐住自己、不要往下沉,手臂、肩背、屁股、膝蓋、大小腿、heel-toe(腳尖加腳跟)全部會用上,以各種力矩來卡住,然後打場磨蹭戰;一遇岩面上有可用的手腳點,或者容易側拉(layback)處,往往便如獲大赦,能快速提升高度。若拉遠鏡頭,應可欣賞小小的攀岩者塞在大岩峰的一道縫之中,死命抱緊岩壁,靠全身的磨擦力緩緩上升的模樣。

我們說,「爬錯距,不僅要不怕痛,更要不怕心痛!」因為磨的不只有身體,還有裝備。每次進入錯距或煙囪前,我一定先保護好手肘、膝蓋與腳踝,必要時用條短繩將裝備、岩盔等物拖掛於身下,需要時再拉上來拿,以免擠住自己或磨壞。這樣攀爬兩週後,上述部位仍佈滿小擦傷,但相較於去年的慘狀,只要沒有大傷口,就被我視為技巧進步的成就。

05

岩板錯距(flake offwidth)很常見,若岩面上有可用的手腳點,會簡單很多(難度5.10a)

06

↑「水平飛行」(5.8)須一路卡右腳,橫渡整條寬縫。岩盔與所有裝備都須掛左邊

04

↑「Squall」最後繩距(5.10a)是由半身寬逐漸收窄,最後變成拳頭大小的外傾岩縫

如果志在大壁,錯距與煙囪都是不可或缺的技巧,對台灣人來說,是很值得出國訓練的項目。而對最愛裂隙的我,這些是本來就接觸過的東西,這次滿滿的經驗,卻反而讓我體會到一些face技巧的重要:例如側拉翻天花板這類人工岩場常見的動作,其實對攀爬裂隙有極大加分。擴展自己動作的廣度,才是走得遠之道。

 

學習全新的語言

在瑞牆,以及隔壁的小川山岩場,最有名的其實是slab — 沒什麼好點可言的斜板攀登。本來以為我會,但來到這裡之後,才知道這是全新的東西。「Slab是大光板,但是岩壁上有無數起伏的凹凸面,那是她的語言,所謂對話也就是去體會她的形狀,和她融合在一起。」一位岩友曾這樣寫,極為寫實,非親自嘗試不能體會。(引文出自岩蜥論壇)

11

瑞牆有少數地區以faceslab為主,例如有不少熱門運攀多繩距的大面岩。照片/陳凱眉

爬slab有多重的心理壓力。首先,手腳點都很爛,大多為磨擦點,或連摳抓都困難的淺指洞。岩面整體而言屬內傾,因此理論上只要站好、平衡好,應該不會墜落,但問題是,大部分的點都比自己所能信任的還小,初試時只敢架好頂繩(top rope)來試,試多了才終於知道,原來一些以前認為根本不可能踩得住的點,其實是可以用的。這樣一來,放眼望去盡是腳點,但若關鍵處岩面角度稍轉,偏向垂直,驚恐程度立刻大增,表訂難度明明差不多,卻需要重新適應、練習。

第二重壓力來自保護。Slab大多倚賴bolt,但bolt間隔遠、無法保護的長距離(run out)很常見,在本次我們所爬過5.10-以內的路線,總少不了2~8米不等的run out。Bolt的安排彷彿暗示著「若你有能力爬這種難度的slab,就應有能力run out這麼遠」。因此,一定要稍懂這種語言以後,再行挑戰。每一步都需有一定把握,不能太倚賴僥倖;點很小,所以要精準到位;不能墜落,所以每一動都要扎實穩定;保持冷靜、壓抑恐懼是基本功夫,即使離上一個bolt已經很遠,也不能去想「萬一墜落…」,只能專注在眼前的動作,繼續往前。「爬slab,5.9跟5.11的心理恐怖程度是一樣的」。經驗豐富的日本朋友說。由於這些特質,使先鋒完攀長slab路線成為一件很痛快的事。

09

Slab路線後段的bolt常相隔很遠,對心理素質要求甚高

最後,雖然看似戰戰兢兢、如履薄冰,但slab的動作其實很豐富,絕非不斷重複「勇敢踩小點、重量壓上去、平衡站起來」這麼單純。「鉤抓(crimp)」與「推(mantel)」極為重要,很像把手當成腳來用的感覺,有時也會出現「高掛腳(high heel hook)」這類看似大開大闔、實際上卻是緩慢的平衡轉移動作。身體大多貼近岩面,有時臉好像要磨上去一樣,但同時卻也必須保持一定距離,太貼、太遠都會讓動作窒礙。比較起來,爬錯距時跟岩壁的接觸親密得多。

Slab有自己獨特的風格。我想,那主要是因為沒有任何岩點令人安心,所以每個動作都必須帶著覺悟的緣故。我向來逃避小點路線,但卻很喜歡slab的節奏,像偏慢的行板,樸實而堅定,斟酌敲下去後,便不再回頭。攀岩的生涯,何嘗不也是如此?Think through, and just commit.

 

踏出舒適圈

在瑞牆印象最深刻的,不是哪個動作、難關、或美景,而是一位日本夥伴的手。回國之後,每次攀岩,我都會想起那雙沒戴手套,沾滿粉而略白,在粗糙的花崗岩縫間塞了一整天仍完整無傷的手。就攀登能力而言他並不是最強,但彷彿跟裂隙很熟,來去自如。每次爬完我都滿心敬佩,瑞牆的裂隙,我是完全不敢不戴手套爬的。到底要怎樣才能像他一樣?

答案,或許就是某種commitment吧。

13

徒手塞裂隙翻連續天花板卻不受傷,顯示攀登者對岩石與技巧的熟悉,一次到位。Nameless crack,傳攀5.11a

在日本的某個週末,他告訴我們,「別看這裡人滿為患,其實大部分是來健行或抱石的,上攀者佔少數,而熱愛裂隙的上攀者更少。」

是這樣嗎?日本岩場眾多、岩質與型態非常多樣化,就這兩週所見,已明顯看得出,比起台灣,這裡的攀岩者較為多才多藝,各種技巧都至少有一定程度,但原來還是各有偏好,各有目標。能遇到同類型的愛好者,真是幸運。

他聊到,他就喜歡裂隙,希望有一天可以爬世界知名的路線。但漸漸發現,即使自己純裂隙已可以爬到5.12,一遇上其他變化就輸了。或許該開始爬些石灰岩之類的運攀… 雖然不特別喜歡。這些閒話家常,恰好總結了我這次旅行的感想。

 

攀岩的世界無限廣闊,但若我停止進步,能達到的部分仍只有井口大。

自己從來不是個坐等別人架繩、或逃避未知路線的人,但這次日本之旅仍讓我強烈的感覺到,在舒適圈遲疑著不敢踏出的時間,已經太久了。即使愛攀岩,踏出舒適圈的過程一樣會伴隨著痛苦。不能再專挑自己喜歡、擅長的爬,不能不面對一直以來抗拒或恐懼的東西。在瑞牆,我們所完成的路線雖高,但比起自己想去的地方,卻遠遠不夠。如今,能力開始跟不上眼光了,但我曉得下一步在哪裡:不在哪個異鄉岩場,而是眼前。認真將自己提升到下一個層級,才能享受更多的自由。

Think through, and just commit. 一定要站到能直視夢想的高度。

一起加油吧!

14

爬到岩鞋破了一腳,只好大家互相借來穿

*謝謝台灣與日本的朋友們,有你們才有這篇文章。特別是日本朋友們,真的很熱情,遠從大阪、橫濱、東京,開3~6小時的車來與我們會合,爬個一兩天,再趕回工作崗位。由衷期待下次的相見!

文、照片/陳雅得

2017.Oct.12

tags:

迴響

發表迴響

登入-如果你有Taiwanrocks.net帳號,或者以下填資料直接留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