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睛看不到的光明 — 義大利Arco攀爬小記

13738306_1357117704302660_634594351719806634_o

在Arco連續爬三天,每天一條長路線的節奏都被大雨打斷。休息一天後,天氣預報仍然是不穩定。 雖然清晨醒來時太陽露臉,山邊的烏雲還是讓我們打消攀爬長路線的念頭。第一次到Arco是跟著阿郎和阿貴,他們帶我爬過一面斜板,道理我是知道的,上半身要儘量和水平面垂直,以求最大的摩擦力。如果心存恐懼,想趴下來,反而更容易滑掉。但是那麼多年下來,我還是沒有長進,在韓國的仁壽峰踩著斜板依舊心驚膽跳。今天終於找到當年來過的岩壁Baone,我們準備在100%降雨預報的下午前,好好學習攀爬斜板。

13717329_1356611891019908_5920739292701236625_o

我爬完第一個繩距,婉容接手才挂了幾個快扣,雷聲就不斷響起,天空雖然還剩一半的藍天,但我覺得爬完兩個繩距就該撤退。天氣變化遠比預期快,又輪到我爬時,竟然開始下雨,好大的雨滴!如果打雷時還在岩壁上,應該會很恐怖。我的攀岩技巧雖然不怎麼樣,拉快扣還是有點天份,沒兩三下就拉到確保站,趕緊垂降。回到第一繩距的頂端,雨卻停了,陽光重新照耀在橄欖樹上。不敢再往上爬,離開又有點可惜,於是在隔壁路線架了top rope,把握機會想多練習一點技巧。少了先鋒的恐懼,爬起來簡單許多。再爬一趟時,決定不管腳點好壞,只要踩下去,就要貫徹決心,心魔既除,困難果然全都消失。

13690947_1356612954353135_5669244838796902564_o

Erik Weihenmayer十三歲時眼盲,他的世界卻遠超過大多數人的視野。他登過七頂峰,爬上優勝美地酋長岩的Nose,也在大峽谷科羅拉多河划激流獨木舟。Erik來過台灣,我有幸和他一起在龍洞攀岩。後門「哈雷」的起攀是個難關,靜態有兩種爬法,但對我都太難,我也從來沒有dyno的勇氣,只能從左邊繞過難關。Erik雖然看不見,告知方向和距離後,他往上一躍,竟然就抓到下個手點,這一幕永遠深刻在我的腦海。

這次到Arco前,才聽說Erik也來過。Baone岩壁下的告示牌有盲人讀的點字,還有一條路線起攀的地方黏了一個小牌子,除了路線名稱,也有點字,想必這就是Erik爬過的地方,而且我猜他一定是先鋒。

架好top rope的路線,我準備爬第三次了,這次我要模仿Erik,在暗黑的世界裡體會攀岩的感覺。閉上眼睛,還是可以用觸感探索。手比較敏銳,點好不好抓,一摸就可以判斷。腳點的大小和方向,是不是太多人踩過變滑,就完全不知道。爬了幾步後,因為有視覺仰靠,而常年沒用的感官開始甦醒。透過岩鞋,腳底還是可以感受到岩壁上有些小小的突起。眼睛看到時,可能覺得其中一半不能踩,剩下的一半,可能又有一半想踩又怕踩不住。其實腳底感受到的突起,我分辨不出大小,也不清楚滑不滑,但就是踩下去,然後全部都踩得住!攀岩就像生活的其它面向,我們得到太多的訊息,真相卻被蒙蔽。然後輪到婉容踏入暗黑的世界,我相信她也感受到眼睛看不到的光明。

13725024_1356627414351689_5105837864612352112_o

 

2016.07. 文字、照片/黃一樵

tags:

迴響

發表迴響

登入-如果你有Taiwanrocks.net帳號,或者以下填資料直接留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