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 Results

R.I.P. … Ueli Steck

adventure-ueli-steck-82-summits-halfway-point_h

照片來源:Outside

以「Swiss machine(瑞士機器)」之名享譽全世界的攀登家Ueli Steck,2017年4月30日,在聖母峰山區的努子峰(Mt Nuptse)附近意外墜落死亡,當時他正單獨進行高度適應攀登訓練。他此行的project為聖母峰-洛子峰縱走。出發之前,他曾在一則專訪中,講到自己對這個艱鉅行程的看法:

「我不知道(自己在那個高度、那樣的攀登強度下)可以待多久,所以才要去試試看,找出答案。…很困難,但我相信那是可能的。…我所追求的,是探索人類的可能性。」

2016年精選攀岩影片

轉眼間已到了歲末。以下精選五部今年的攀岩影片與大家分享。Happy New Year!

在觀賞高手們攀爬的同時,不妨也回憶一下,過去這一年在岩壁上,自己有哪些值得紀念的時刻?有哪些完成或未完成的執念?有哪些新的體悟?

歡迎來信與我們分享喔!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傳統攀岩的世界無限廣闊

傳統攀岩的世界無限廣闊

– 兩個笨蛋的第一次攀岩旅行 2016.02

如果在這次旅行之後,我還會繼續爬,那我才能說,自己是個喜歡傳攀的人。

 

黎明,是個安靜的地方。

幾乎每天,只有我們倆面對整個岩場,沒有高手可以觀摩,岩壁就是我們的老師,它美麗,但毫不留情,跟我們所熟悉的攀岩型態完全不同,常常只給我們光滑無點的整面牆跟一條裂隙,讓我們自己想辦法。

於是這八天,紅色的岩壁上,除了討論與笑鬧聲,還有赤裸裸的恐懼,屢試屢摔的咒罵,接近崩潰的哭腔,好像摸索出一些訣竅的驚喜,有時就在感覺越爬越順之際,又被岩壁的無窮變化打敗,只好絞盡腦汁,繼續嘗試,自信心進入一個先被粉碎再逐漸恢復的無盡循環中。

「每天都大起大落啊!」繩伴阿憲說,「在台灣爬得再好又怎樣?難度級數好像都沒什麼意義了,來到這裡,我們都是初學者。」

大概沒有經歷過想放棄的艱難,就沒有資格言愛。我想,乾淨的傳攀,是繼續愛上攀岩的最好方式。這一回,我們的能力,只足以在大壁腳下仰望。但邁出了第一步,就有無數個下一步。總有一天,我們能向這些壯闊至極的岩壁們,完整的致敬。

照片3.5

↑Pillars區的大牆,高約兩百米。攀岩者所能解讀的,不過萬分之一

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裂隙技巧簡介

裂隙技巧簡介

DSC06318

為什麼愛爬裂隙?我也說不上來。兩年前剛開始碰傳統攀岩,是在龍洞的訓導處,練習塞岩械的同時,意外地發現身體很多部位也可以塞、而且不太需要小臂跟指力,就可以非常穩固,這對沒什麼肌力可言的我真是一大福音。從此,「塞」(jamming)就成了自己最愛用的技巧,為了精進,除了多跑天然岩場以外,自己也找了不少網路資料、影片,並且兩度前往雲南黎明(老君山),盡可能地大量練習台灣所沒有的純裂隙攀登。

這篇文章,是綜合自己「塞」至今的心得分享。在進入主題之前,請讀者記得,jamming只是諸多攀岩技巧的一種。有些情況下,它的優勢遠勝一般face爬法,龍洞就有若干會塞則5.9、不會塞則5.11的路線。但也不要被這個技巧限制住。不要被裂隙限制住。即使是完美的純裂隙路線,也會因地形的變化(內角、斜板、over…的角度變化)、或岩面的變化(face上的小點、平台…),而讓不同的技巧有發揮的空間。有時側拉更有效率;有時改用face爬法,能大大減少攀爬的仰角;有時,塞得太好反而影響下一個動作(不容易拔出來,或者動作無法連續),那麼對整條路線而言就未必是個好的選擇。……

岩壁之所以有趣,是因為他們是攀岩者揮灑創意的地方。多會一種技巧,就像多學一種語言可以運用,攀岩的世界也將更為廣大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2016全國運攀暨抱石錦標賽成績

2016. 6. 9~11 The North Face 全國運動攀登暨抱石錦標賽,雖然大雨滂沱,岩場一度淹水,但仍順利落幕了。感謝辛苦的工作人員、選手們、以及熱血觀眾。不論結果如何,每一步的結束,都是更進一步的開端。一起往前邁進吧!

13394104_1065018153568245_320696313821879299_n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