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名的「攀岩爸」

許多厲害的攀岩者,背後都有位偉大的爸爸。讓我們來簡介兩位(其實算三位)當今世界上有名的「攀岩爸」:

Steve Findley:他是英國女性攀岩家Hazel Findley的爸爸,自己是攀岩者、登山家,直到快60歲都還在南威爾斯濱海岩場開發傳攀路線,從她七歲時就帶她攀岩,並常跟女兒一起遠征各地。Hazel以攀爬保護不易的困難傳統路線聞名,這也是深受爸爸的影響。

steve Steve and Hazel Findley。照片來源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攀岩界的先驅Tom Frost辭世

2018年8月24日,Tom Frost辭世,享年81歲,恰好跟另一位傳奇Jeff Lowe同一天。他們都是攀登領域中的先驅、標竿,終其一生將這個領域的極限往外推,深深影響了其精神與傳統,直到如今。

jeff-lowe-first-ascent-dizzy-with-the-vision-by-ian-tomlinson-a8f8c21f-6037-4fea-b76f-51849ecb5362

Tom Frost在Salathé Wall路線上,1961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傳奇攀登家Jeff Lowe

2018年8月24日,傳奇攀登家Jeff Lowe離開人世(67歲),恰好跟另一位傳奇Tom Frost同一天。他無疑是當今最重要、影響最大的攀登家之一,大幅度地改變了登山、冰攀與攀岩的風貌。

jeff-lowe-ama-dablam-2nd-ascent-1979-photo-by-tom-frost

Jeff Lowe攀登艾格北壁的Metanoia路線。照片取自Lowe Alpine官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俄攀岩選手Dmitri Sarafutdinov記錄片

俄羅斯攀岩選手Dmitri Sarafutdinov,今年31歲,強項是抱石。這是他的記錄片,他從6歲開始攀岩,在缺乏岩館的葉卡捷琳堡待了10年(影片3分鐘處),本片記錄了他一路走來的經歷、人格特質,以及他如何在物資缺乏的俄國努力訓練至世界巔峰的過程。

很可惜的只有英語字幕,俄語/英語發音。隨手摘錄&翻譯一些重點對白如下:

- 「俄國這是一個在心理上特別艱困的環境。…若你出生在俄國,特別是莫斯科,你沒時間去想攀岩,都在想如何賺錢。…俄國選手是受到最少資助的隊伍之一。…沒人關心他們,訓練全靠自己」(4:25-5:00,by俄國隊教練)
- 「我住教師宿舍,整體而言我覺得滿不錯,寧靜,有自己的房間跟浴廁…」(5:44)
- 「Dmitri在crimp跟其他力量上非常強,心理上也是一流,能夠極度專注在岩點上… 從沒見過他緊張煩亂,…這是俄國人特有的心理素質嗎?」(10:25,by德國隊、加拿大隊成員)
- 「[跟歐洲國家比起來] 俄國的設備太缺乏了,他仍能在此項運動中達到世界一等的成就,實在了不起」(12:50)

*註:本片拍攝於四年前,當時他排名世界第二

Alex Honnold帶媽媽爬酋長岩

暖心小故事分享 — Alex Honnold帶媽媽爬酋長岩
26908046_1214090952067822_3763984449085748153_n

「兒子啊!你能不能帶我爬酋長岩?」

過去八年來,Alex Honnold都會在他媽媽(以下簡稱「艾媽」)生日那天,帶她去爬些經典路線。前年艾媽提出了這個要求,但… 這次她有興趣的,可是一般人要花四五天才能完成的大岩壁啊!

「可啊,不過妳要先練習推上升器。」

於是接下來一年間,艾媽持續訓練,從第一次推上升器推到雙臂好幾天舉不起來,練到可以一天之內推八九百米(沒辦法,她兒子速度太快,必須一天內跟攀完)。她也針對心肺耐力、繩索技術與面對極大暴露感的心理壓力定了訓練計畫。心理壓力是最難應付的。即使上了牆,若無足夠的專注力,你會繼續與心裡各種懷疑恐懼交戰不止。

「做父母的總是盡力預見並保護自己的寶貝免於危險。但現在,當我說服自己不要害怕、踏上大壁,在極高空中,僅掛在一條細繩跟一套器械上時,我卻正在做這種超級危險的事。[這種擔憂害怕是]沒有小孩的年輕人不會懂的。」

在66歲這年(2017),艾媽完成了一日酋長岩。想來,勇於嘗試、執著於目標,是他們家共有的特質吧!

 

整理/陳雅得

照片來源/原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