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 Results

Charles Albert 赤腳首攀全世界第二條V17路線

59911978_2333684793617805_6537946689968275456_o

20歲的法國攀岩家Charles Albert向來以赤腳爬很難的路線聞名。今年(2019)一月,他在法國的Fontainebleau創立了全世界第二條V17 “No Kpote Only,總共僅試了20次!以前他曾赤腳首攀過兩條目前尚無其他人完攀過的16跟一些V15。在此之前的唯一一條V17是芬蘭的Burden of Dreams,由Nalle Hukkataival在2016年首攀,前後共花了數年。

隨後在3月,Ryohei Kameyama(日本)首次重複了這個抱石問題,共僅嘗試四次,並覺得似乎該降為V16/V17。但這仍是全世界最難的抱石問題之一。

 

照片來源(影片截取)

澳洲Arapiles傳攀朝聖之旅(2017)

19417156_1542730699081143_5820414579329749928_o

Right Watchtower Face

「你們一定、一定、一定要去那兒走一遭」
剛結束澳洲Arapiles攀岩旅行的美國友人斬釘截鐵的對我們這麼說。
原先,我們的目的是再訪中國雲南老君山,認知中,物價高昂的澳洲,根本連考慮的可能性都很低,但是隨著朋友生動詳細的描述,我們的心也不知不覺的隨之飛舞了起來…….在朋友三不五時就一陣魔音洗腦的日夜催化,我們開始蒐集資訊,並著手計畫這趟為期28天的旅程。

做為一個不斷在為下個攀岩之旅存錢的人,我們總是捉襟見肘精算每一筆開銷,避開大城市,以最輕便的露營行囊到處流浪,到超市採買便宜的食材自行料理,日常生活起居盡可能的一切從簡;然後我們發現,來澳洲,簡直就是棒透了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香港攀岩意外:快扣自行脫出bolt

今年(2019)年初,在香港Beacon hill(筆架山)發生一起攀岩墜落意外。攀登者先鋒至第二個快扣高度,未入繩即墜落。墜落前,第一快扣(約五米高)於墜落前已脫出bolt,導致七米ground fall。確保者表示攀登時有收繩,準備接fall,take in動作完成後、還沒接到fall前,第一快扣就順著繩子滑下來。補充:事發者表示以前用同組快扣發生過相同情形的快扣脫出。

快扣為何會自己從bolt中脫出?

研判後認為,是因為bolt端的小D(無鎖勾環)被牽動到不良位置,導致受力脫出。可以參考以下的影片: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David Lama:選擇與執著的故事

David Lama,在當今攀登界是個無人不曉的名字。他從小就是個攀登天才,5歲被發掘,15歲第一次參加青少年世界盃就拿抱石與難度賽冠軍,之後拿過兩屆IFSC世界盃冠軍、多次歐洲盃與UIAA世界盃冠軍。但他隨即在21歲退出選手界,轉而從事技術登山(alpine climbing)。他說,競賽有太多規範,在戶外才是「真正的攀登(The real climbing. The true climbing)」,能夠自由、自我實現(引自“Cerro Torre -  A Snowball’s Chance in Hell”影片)。

12628614_10153485350813031_1232450160201167573_o

2015年David Lama來到他父親的故鄉 — 尼泊爾。

這是他第二次來(第一次是3歲時),為了Lunag Ri照片來源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奧地利攀登家Hansjörg Auer小傳

2019年4月16日前後,加拿大班夫國家公園境內一處偏遠山間發生多起雪崩,帶走了三位頂尖攀登家David Lama (奧地利,28歲),Hansjörg Auer (奧地利,35),Jess Roskelley (美國,36)。他們都是全方位的高手。單講攀岩都是5.14+等級,但他們醉心的不僅止於岩壁,而是冰、雪、岩混合的高海拔攀登,靠極致的技術與效率,在環境複雜的巨峰中開出一條條自己的路線,可謂走在當今攀登界的最前端。他們殞落得實在太早、太突然了。

57308569_10157326187433216_2674035909661294592_o

Hansjörg Auer。照片來源

本篇先講講Hansjörg Auer。他原本是位國小老師,2009年辭職,成為職業攀登家,以困難路線的solo攀登(獨攀)聞名。2007年,23歲的他solo了義大利Dolomites的slab多繩距Fish Route (5.12c / 850米)。在Alex Honnold的2017年酋長岩solo之前,這可能是全世界最難的長路線solo記錄。當時他只是純粹想完成這個自己心目中的目標,沒拍任何照片,更沒有攝影團隊,只有自己的哥哥(或弟弟)知道這件事,但另一支剛好路過的繩隊拍下了他正在solo的照片,從此成名。在那之後,他的足跡逐漸遍及全球,在巴芬島、西伯利亞等偏遠地區開發大岩壁,也在喀喇崑崙、喜馬拉雅山區建立幾座大山的冰雪岩首攀路線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