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名頂尖華人攀登家在巴基斯坦因雪崩遇難(2019.06)

「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,但我們都不擅長告別。」 — 米蘭‧昆德拉

48213544_608833136238500_4704798560057556992_o

本次山難隊伍的三位成員(一人生還),去年一起在夏慕尼攀登南針峰南壁的照片。照片來源

2019年6月17日,兩位傑出的攀登新秀在巴基斯坦崑崙山脈遭遇雪崩而離世。他們年僅30上下,是華人圈中前衛的阿爾卑斯風格攀登家,擁有廣泛的技術攀登經驗,在中國大陸各處與夏慕尼都有他們攀岩、攀冰、登山與滑雪的足跡。其中,Stanley(香港)從事過尼泊爾6000米級的未登峰首攀,李昊昕則於2017年成功攀登四川的「蜀山之后」ㄠ妹峰(記錄片)。這些成就已讓他們在攀登史上留名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David Lama:選擇與執著的故事

David Lama,在當今攀登界是個無人不曉的名字。他從小就是個攀登天才,5歲被發掘,15歲第一次參加青少年世界盃就拿抱石與難度賽冠軍,之後拿過兩屆IFSC世界盃冠軍、多次歐洲盃與UIAA世界盃冠軍。但他隨即在21歲退出選手界,轉而從事技術登山(alpine climbing)。他說,競賽有太多規範,在戶外才是「真正的攀登(The real climbing. The true climbing)」,能夠自由、自我實現(引自“Cerro Torre -  A Snowball’s Chance in Hell”影片)。

12628614_10153485350813031_1232450160201167573_o

2015年David Lama來到他父親的故鄉 — 尼泊爾。

這是他第二次來(第一次是3歲時),為了Lunag Ri照片來源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奧地利攀登家Hansjörg Auer小傳

2019年4月16日前後,加拿大班夫國家公園境內一處偏遠山間發生多起雪崩,帶走了三位頂尖攀登家David Lama (奧地利,28歲),Hansjörg Auer (奧地利,35),Jess Roskelley (美國,36)。他們都是全方位的高手。單講攀岩都是5.14+等級,但他們醉心的不僅止於岩壁,而是冰、雪、岩混合的高海拔攀登,靠極致的技術與效率,在環境複雜的巨峰中開出一條條自己的路線,可謂走在當今攀登界的最前端。他們殞落得實在太早、太突然了。

57308569_10157326187433216_2674035909661294592_o

Hansjörg Auer。照片來源

本篇先講講Hansjörg Auer。他原本是位國小老師,2009年辭職,成為職業攀登家,以困難路線的solo攀登(獨攀)聞名。2007年,23歲的他solo了義大利Dolomites的slab多繩距Fish Route (5.12c / 850米)。在Alex Honnold的2017年酋長岩solo之前,這可能是全世界最難的長路線solo記錄。當時他只是純粹想完成這個自己心目中的目標,沒拍任何照片,更沒有攝影團隊,只有自己的哥哥(或弟弟)知道這件事,但另一支剛好路過的繩隊拍下了他正在solo的照片,從此成名。在那之後,他的足跡逐漸遍及全球,在巴芬島、西伯利亞等偏遠地區開發大岩壁,也在喀喇崑崙、喜馬拉雅山區建立幾座大山的冰雪岩首攀路線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臺灣選手在香港國際賽事獲得亮眼成績!(2019.03)

53685640_2371696656183200_2517296507032436736_n

照片來源:林秀儒FB

三月初在香港有兩場國際性的攀岩賽事。臺灣選手獲得亮眼成績!

香港抱石錦標賽,林秀儒 – 季軍
IFSC亞洲盃香港站抱石賽,李虹螢 – 冠軍,林秀儒 – 亞軍
臺灣隊,繼續加油!

50321282_570400930054230_4757491130105331712_o

照片來源:Asian Cup “Bouldering” 2019 FB

好書推薦:垂直九十度的熱血人生The Push

f233g9c_460x580

剛聽說這本書出版時,心中不免納悶,這些攀岩明星會不會太早寫自傳了,才三十幾歲而已耶…

但同時,也想到曾被問過的一個問題:如今攀岩這項運動已經趨近極限了嗎?不論是人體所能承擔之技術與體能的極限、領域的極限、還是組織化推動進步的極限?

老實講,我不曉得,因為自己離極限還遠得很,但回顧一下我所知有限的攀岩史,攀岩的發展一直在超出人們的期待 — 例如5.10這個等級曾是遙遠的夢想;從前以為不可能自由攀登的大壁,現在已有人能一日完成好幾面…。這些突破需要多方面條件的配合,包括裝備的研發、資訊的流通普及,以及那些走在這個運動尖端的人無數次膽大心細的嘗試、訓練、挑戰,持續將攀岩的極限往外推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